主页 > 财经资讯 > 小说:她是京城第一美人,买东西却没带够银子,一个人
小说:她是京城第一美人,买东西却没带够银子,一个人

说起这位丞相大人,无人不知,他可是太元朝的一个传奇。

两人付了银子,各拿了东西准备离开。

丞相大人是个孝子,为了母亲的病,不知延请了多少医者,却都没有去病,甚至无法确诊到底是什么病。如今老人家每日躺在床上,日渐衰弱,丞相大人也有些病急乱投医了。

岚落运气不错,在隔壁的药铺里她又买到了一种,可是还缺两种药材。

二掌柜明了是他们东家在讲价,装模作样的算了算,“小姐,那您拿这个镇纸,正好和笔筒可以配一套使用,两样的价钱一样,在一起收您一百五十两吧”,随后递给岚落一块镇纸。

岚落要是听到这话,定然会想,这主仆两个真是一对单纯的人啊。 不过,在她们相处极少的时间里,岚落确实不讨厌这个二姐,不然她才不会帮她呢,就比如家里另外几个姊妹。

当今皇上的父亲彰武帝,年轻时是个不服管教的性子,放在平常官宦家必是一个纨绔子弟,他喜爱结交一些三教九流的人物,经常隐瞒身份在外行走。

岚落于是和江岚雪商量着:“二姐,我刚好也要买东西送给二哥,我要个镇纸,这样正好一人七十五两银子,咱们一起买吧,便宜不少呢”。

之后苏清川为二皇子出谋划策,笼络人心,栽培势力,并在当年的储位之争中立下大功,为彰武帝登上皇位扫平道路,成为彰武帝最信任的重臣之一。

江岚雪心里明白岚落这是在帮她,她也不好拂了四妹的好意,想到以后自己多帮帮她好了,她也是真的喜欢那个笔筒,送给二哥,他肯定喜欢。

苏清川从小就饱读诗书,十六岁中状元后,辞谢官位只身游历,他曾说,要做官必得体察民情,要与民同悲喜,否则不能做个好官。

等她连走了几家药铺,都被告知,她要的两种药材都极珍贵,其中有一家药铺确实有这个药,只是早些天被人买走。

旁边的丫鬟丹朱听见自家小姐的话,也点头道:“小姐,其实四小姐人挺好的,只是不太爱和人来往”,说完,又忿忿不平张小姐的行事。

江岚雪望着笔筒,又转向二掌柜的,咬着唇,艰难开口道:“我今日没带那么多银子,还望掌柜的保管两日,我后日再来取可以吗?”

想了一下,转向二掌柜的道:“掌柜的,我正好还要挑个镇纸,两样东西你给我们算便宜点,我们都是老主顾了,你看这样行吗?”

“只带了八十两,我原本想着八十两也尽够买礼物了,没想到笔筒这么贵,只能改日再来了。”

岚落心道,原来倒也没这么贵,她刚刚向二掌柜比了个手势才这么贵的啊。

师傅的解毒药方里需要十几味药材,除了两味极为罕见的,其中在迷迭谷的药庐里还存有几味,加之她这一路走来寻到的,还缺少三种药材。

京城的几个大药铺和古芳斋在同一条街上,岚落沿街走向隔壁最近的一家药铺。

苏清川事母至孝,近日听闻丞相为母寻药,京城各大药铺的奇花异草都被搜罗一空,也不管有用没用。

江岚雪望着岚落的背影,羡慕又心酸的开口:“四妹这些年在外面过的怎么样呢,还不知道吃了多少苦”。

于是点头道:“那就多谢四妹了”。

岚落得知这一消息,想着得找个办法去丞相府一探,这些药都极难再寻到的,如果药已经在丞相府,还是得想想办法,如今有一点机会也不能放过。

当今皇上即位后,任苏清川为丞相,对苏丞相倚重有加,凡一国大事必问询丞相意见,六部官吏几乎都在丞相掌控之下,可谓是权势滔天,屹立三朝而不倒。

岚落道:“二姐身上带了多少银子?”

江岚雪又道:“四妹今日刚到京,应还没有回府,四叔父和四婶十分想念你,我们一起家去吧。”

只是最后一味药,恐怕真的是皇宫才有了,如此的话,有什么办法去皇宫药局里走一趟呢?既如此,也不再浪费时间,还是赶紧回家去再想对策。

丞相苏清川,孝和帝十五年的状元,出身书香门第,家族几代都有人在朝为官,只是他父亲早逝,由母亲抚养长大。

先帝故去时,当今皇上年幼,时任太子太傅的苏清川,不仅一路力排众议,保举皇上登基,还驳斥太后垂帘听政的疏奏,由此去除了外戚弄权的隐患。

据说是准备用来送人的,他们也只是听说丞相大人的母亲有痼疾,到处在搜寻珍稀药材,也在遍访名医。

说罢,摆摆手和江岚雪分开,朝街上走去。

而就是在这个时候,苏清川和当时还是二皇子的彰武帝成了莫逆之交。

不知道苏母到底是什么病,有空要去打探一下,说不定有更简单的办法拿到药。

岚落还有事没做,只道:“我等下去给母亲买点她喜欢的吃食再回,姐姐先回府。”